新聞資訊News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資訊>詳細信息
2016年化妝品行業最值得關注的10大官司 誰要賠8.7億
發布時間:2016-12-16     閱讀:599

今天來扒一扒2016年行業裏最引人矚目的10大“撕逼”(官司)事件,居然有一家企業去年賠了4.9億元,不經讓人咂舌。 

1.爲了爽身粉,它家要賠8.7億元

 

事件:滑石粉致癌

金額:8.7億元

訴訟雙方:強生、消費者

結果:判賠後強生上訴

 

想必品觀君不用多說什麽,親們都知道在這個官司是2016年行業裏影響最大的兩起官司。

 

2016年2月,在美國密蘇裏州,強生被判決向另一名女性的家人支付4.94億元(7200萬美元)的賠償金。據悉該名女子已因罹患卵巢癌而去世,而她的去世被認爲與其持續使用強生的嬰兒爽身粉和沐浴露有關。


事情沒過幾個月,強生在2016年5月又接到了一張罰單:強生被判另一名罹患卵巢癌的女性3.77億元(5500萬美元),而她患癌的原因是長期在私處使用強生嬰兒爽身粉。

 

媒體報道,美國醫學專家根據大量的病理檢查發現,大約有75%的卵巢癌患者,在其組織切片中都可見到滑石粉粒子,這充分證明大多數卵巢癌患者都有長期接觸滑石粉的曆史。因此,原告方的律師一致認爲強生曾在數十年的時間裏對消費者隱瞞其滑石粉産品的致癌風險。

 

不過,強生並不認同這個說法:上述判決違背了過去30年對于化妝品中使用滑石粉安全性的研究。與去年2月的訴訟一樣,強生公司決定提起上訴。

 

雖然目前還沒有更多的消息說明強生集團是否就此事作出賠償,也沒有相關上訴的結果,但此事對強生集團的影響還是十分重大。

 

2.霸王:贏了官司,卻輸了天下

 

事件: 霸王洗發水致癌

金額: 5.6億港元/4.96億元

訴訟雙方: 霸王集團、《壹周刊》

結果: 霸王勝訴、獲賠300萬港元

 

霸王贏了,卻也輸了。

 

2016年5月23日,中國香港高等法院宣判:于2010年7月14日出版的《壹周刊》,指霸王洗發水含有可致癌的二惡烷,被霸王控告誹謗,索償逾5.6億港元。案件經39天的審訊後,裁定被告壹周刊出版有限公司敗訴,須向霸王賠償300萬港元,並須向原告賠償八成訴訟費。


雖然得以沉冤昭雪,可是時隔6年之久,一切早已物是人非,霸王本土洗護第一品牌的地位因“致癌”的標簽化爲烏有:在“二惡烷事件之後”,霸王集團在2010年虧算1.17億元,這也是霸王集團首度出現業績虧損,然而2011年,霸王品牌全年銷售額從9.94億元驟降到4.18億元,愣生生把整個集團銷售額拉低了近一半,而當年霸王集團虧損額達到6.25億元。

 

二惡烷本身確實是一種有致癌風險的物質,它對皮膚、眼部和呼吸系統有刺激性,並可能對肝、腎和神經系統造成損害,急性中毒時可能導致死亡。但是沒有哪家企業會傻到給自己的産品裏添加有毒物質讓人诟病。

 

事實上,洗發水中含有的二惡烷並非在生産過程中加添,而是生産過程中産生的副産品所留下之微量殘余物,因爲成本原因,含二惡烷的表面活性劑(AES)並不是不可代替的,很多洗發水中也會含有這種成分。

 

霸王公司首席執行官萬玉華回應二惡烷事件時稱,“此次檢測出霸王所含二惡烷含量不足10ppm,遠低于歐洲及美國等國家有關當局及機關所規定消費者産品中二惡烷水平的指引。”

 

《壹周刊》的敗訴雖已成定局,可霸王的敗局又該如何挽回,前路依舊漫漫。

 

3.上海家化:錢還在,撤訴

 

事件: 上海家化質疑資金走向

金額: 1700萬元

訴訟雙方:上海家化、葛文耀

結果: 上海家化撤訴,案件告終

 

在2016年的12月30日,對于上海家化公司前董事長葛文耀來說,一定是不錯的一天,因爲他身上一樁打了兩年多的官司終于畫上了一個句號。

 

2014年11月21日,上海家化工會將向葛文耀、前資産管理部總監王浩榮索還1700萬元的財産。


據悉,上海家化工會此前指責葛文耀安排王浩榮以其個人名義在中國銀行上海市虹口支行營業部開立個人銀行賬戶,將屬于上海家化退管會的對外投資收益等款項陸續轉入該個人賬戶,累計金額達到3077萬元,稱後來葛文耀等經由該個人賬戶向退管會銀行賬戶退還了部分款項,但剩余的1700萬元,至今仍未退還,並且也未出示未歸還資金的使用憑證。

 

葛文耀則稱,這筆錢其實是用來解決員工退休工資的問題,經過他再次查了資料後發現,“有一本賬是1370萬(更准確些),還有1700多萬是從投資企業直接劃到退管會”,“本來退管會投資于情于理于法都沒問題,可以一直保留,清算後一共3100多萬,全部進入退管會帳戶。”

 

2016年12月30日,葛文耀查了一下法院官網,發現上海家化工會狀告其轉走的1700萬民事訴訟已經撤訴,撤訴的理由是“退管會的錢都在”。

 

這個結果對于矛盾雙方來說都是不錯的,上海家化的撤訴也被外界解讀爲新上任的董事長張東方釋放的善意。爲此,葛文耀特別撰寫了一篇長文,一方面表達了對新上任領導層的肯定。

 

4.愛茉莉:牙膏有毒!

 

事件: 牙膏中的表活有毒

金額: 190萬元

訴訟雙方: 消費者、愛茉莉太平洋

結果: 未完結

 

如果說,霸王的洗發水致癌屬于誤傷的話,那麽這裏說到的毒牙膏就是真的有毒了。

 

2016年9月26日,韓國食品醫藥品安全處(以下簡稱“食藥處”)公布,韓國大品牌愛茉莉太平洋旗下牙膏品牌“麥迪安”的11種牙膏中含有CMIT、MIT物質,與致人死亡的加濕器殺菌劑屬同一成分。


據悉,這11種“麥迪安”牙膏分別爲Fresh Forest、Fresh Marine、Vital Energy、Vital Action、Vital Clean、Green Tist、(東醫品牌)本草研究牙膏、名作松鹽牙龈牙膏、松鹽清旦牙膏、新松鹽五福牙龈牙膏、牙龈牙膏。

 

據韓國JTBC報導,CMIT和MIT是用在油漆和馬桶洗劑中都會引發皮膚炎和鼻炎、咳嗽的危險物質,按照韓國政府規定,不得用于牙膏和口腔清潔劑。

 

愛茉莉太平洋集團通過檢測發現相關産品確實含有有害物質,立即將此事報告給了韓國食藥處。韓國食藥處也于9月26日下午4時許接收到愛茉莉太平洋集團遞交的問題産品回收計劃書,立即通告全面停止這11種牙膏的銷售,並宣布回收相關産品。愛茉莉太平洋集團表示,不管是否持有發票,是否屬于本人購買,將無條件退款。

 

雖然事後韓國食藥處強調被召回的産品不會對人體造成傷害,但這一說法並沒有贏得韓國消費者的信任,愛茉莉太平洋仍難逃一責,被消費者索賠3.15億韓元(190萬元)。

 

更令人不安的是,除了麥迪安之外,還有其它企業的洗化用品含有上述有害物質。愛茉莉太平洋集團問題牙膏使用是“美源商社”生産的表面活性劑,而包括愛敬、高麗雅娜、首爾化妝品在內的30余家企業也在“美源商社”購買了含有CMIT和MIT成分的原料,並且數年間使用這些原料生産了口腔清潔劑和兒童牙膏,而這些洗化用品中是否含有有毒物質,目前還不得而知。

 

5.寶潔:瓶子不是你想用,想用就能用

 

事件: 包裝抄襲

金額: 未知

訴訟雙方: 寶潔、Vi-Jon

結果: 未完結

 

“有人模仿我的臉,還有人模仿我的面”,某知名方便面品牌的廣告詞讓人忍俊不禁的同時,人們對外觀專利的重要性也有了更爲清晰的認識。而在咱們的日化行業,去年也有一起比較知名的外觀專利訴訟案件。

 

2016年11月,全球最大的日化産品公司寶潔起訴Vi-Jon抄襲海飛絲洗發水的産品外觀。

 

寶潔集團在訴訟中稱,海飛絲創于1950年,主要成分爲吡啶硫酮鋅,該品牌在美國是去屑洗發水類的引領者,而Vi-Jon以提供私人標簽版本的海飛絲護發産品給零售商,引起不公平競爭,模糊商標誤導消費者,還侵犯了其商標等等。

 

寶潔集團首席法律官Deborah P. Majoras表示集團在産品外觀方面投資巨大,是品牌形象文化的一種體現,Vi-Jon的抄襲行爲對消費者及員工和股東不公平。目前Vi-Jon暫未對此作出回應。

 

有意思的是,這並不是寶潔集團第一次起訴Vi-Jon,在2011年,Vi-Jon公司生産的漱口水使用的包裝瓶和商標侵犯了寶潔集團Scope Outlast漱口水的設計專利、商業包裝、商標權和著作權。

 

事實上,行業中抄襲外觀的現象屢見不鮮,像資生堂、歐萊雅等大品牌的産品外觀都一定程度上被抄襲,但一般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看來這次Vi-Jon是真的觸及到寶潔的底線了。

 

6.化妝品公司被膠卷公司給告了!

 

事件: 專利侵權

金額: 未知

訴訟雙方: 富士膠卷、蝶翠詩(DHC)

結果: 富士膠卷敗訴

 

看小標題品觀君就不明白了,一個做膠片的公司怎麽會和化妝品的公司開幹了,行業跨度有點大的樣子,據說打的還是專利官司,這究竟是怎麽回事兒?

 

親們還記不記得當年滿大街照相館裏賣的彩色膠卷是啥牌子?那牌子叫富士,人家玩膠卷玩著玩著就玩出了一個叫做蝦青素的東西,這個是富士公司原來生産膠卷的過程中必不可少的成分,也是化妝品中重要的物質——膠原蛋白。

用富士膠片(中國)投資有限公司總裁橫田孝二介紹的話說,富士做化妝品其實只是把做膠片的技術進行了延伸。可後來富士的膠片業務沒落,原來的副業化妝品業務漸漸成爲支柱産業。

 

2014年9月和2015年8月,日本富士膠卷公司均向日本東京地方法院提出起訴,指控日本化妝品公司蝶翠詩(DHC)盜用了富士膠卷公司的專利技術。

 

富士膠片公司認爲蝶翠詩違規使用了其可去除斑和皺紋的原因的色素“蝦青素”,以及將“蝦青素”在化妝品中穩定搭配的技術等,涉及“蝶翠詩蝦青素系列”的2款産品。

 

蝦青素可是富士膠片公司轉型的命根子,怎麽能夠讓別人輕易拿去牟利?這官司自然要打!

 

2016年,這起專利官司終于落下了帷幕,2016年在8月30日的判決中,東京地方法院長谷川浩二審判長指出:富士膠片在申請專利之前,網絡上就已公布有使用同樣成分的化妝品信息。基于此,可以推斷出誰都可能參考此信息輕易發明,富士膠片的專利應判無效,並要求其撤回申訴請求。

 

對于東京地方法院的裁決,富士膠片公司控訴說日本專利廳已判斷其爲有效專利,故對此次判決表示不服。而事件的另一方蝶翠詩方面則表示,很滿意此判決,並認爲富士膠片的專利明顯就是無效。

 

7.王茁:股權終于被解鎖了

 

事件: 激勵股權被鎖

金額: 447萬元

訴訟雙方: 王茁、上海家化

結果: 股權解鎖

 

從被辭退到通過法律手段到爭取到自己的職位,再到創造磐締資本,上海家化前總經理王茁的事業線雖然經曆了一些曲折,但也是越走越寬。在2016年年底,王茁又收到另外一個好消息:股權被解鎖了!


2014年,王茁的職位出現變動時,上海家化董事會還通過決定將王茁尚未解鎖的股權激勵股票回購並注銷,數量爲315,000股,每股價格爲10.94元,回購總價款爲3,446,100元,回購價僅相當于該公司當時股價的三折。

 

事實上,這批股權本來將于2014年6月7日解鎖,但因爲職位的變動的原因,股權的問題一直處于擱置狀態。

 

2016年12月31日,王茁也收到了來自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的民事判決書,稱維持一審原判,即上海家化應對其持有的第二期157500股限制性股票予以解鎖,按今日上海家化股價計算(28.39元每股),這筆股估值高達447萬元。

 

8.寶潔Old Spice的男人味太刺激?

 

事件: Old Spice被訴引起皮疹、刺激

金額: 17.2萬元

訴訟雙方: 消費者、寶潔

結果: 未果

 

前面說寶潔告別人抄襲海飛絲的外觀,而寶潔這次卻坐到了被告席的位置。

 

2016年3月,寶潔旗下男士香氛品牌Old Spice在美國遭遇集體訴訟,原告方Rodney Colley在,聲稱該産品經常會導致皮疹、肌膚刺激、灼傷或其他損傷。這起訴訟尋求至少17.2萬元(25000美元)的損失費,以及其他賠償和追繳條款。

 

Old Spice是寶潔公司在美國推出的一款沐浴露、須後水和止汗露品牌。它以迷人的香氣、清爽的效果馳名美國。作爲寶潔旗下最著名的品牌之一,在2010年當其陷入危機時,這個“老香料”推出了新的宣傳語“聞起來像個男人”,引發全美轟動。


針對此事,寶潔發表官方聲明稱,保證使用Old Spice産品男性的健康和安全是寶潔進行一切工作的基礎,將竭盡全力確保産品安全,每年都並無異常事故發生。寶潔研發層也表示,“在使用Old Spice産品的用戶中,少于0.1%的人産生不良反應。”

 

目前Old Spice在國內並沒有正式銷售,消費者也只能通過天貓國際等渠道進行購買。

 

9.拖欠貨款?親兄弟也要明算賬

 

事件: 若羽臣拖欠貨款

金額: 2200萬元

訴訟雙方: 比度克、若羽臣

結果: 若羽辰償還貨款

 

2015年若羽臣與湖北比度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後簡稱比度克)達成合作協議,比度克授權若羽臣作爲比度克産品的經銷商,負責在線上平台銷售産品及負責“Bedook化妝品旗艦店”的代運營。


比度克以線上經銷合同要求其支付拖欠貨款2199.82萬元及逾期付款利息163.16萬元。兩家企業也因此對簿公堂。

 

事實上,若羽臣與比度克可以算得上是“從小玩到大的”發小,交情相當深厚。

 

2009年,若羽臣創始人王玉接觸到祛痘護膚品牌“比度克”,成爲其第一家線上經銷商,5年後,比度克的線上銷售規模已達到3.5億元,其中淘寶系成交了1.2億元,可以說,比度克成爲典型的靠電商運營打開市場的品牌之一,若羽臣功不可沒;而若羽臣從一家小型電商成長爲新三板上市公司,比度克也是其第一桶金來源。

 

親兄弟也得明算賬,這筆賬也在2016年年底算了個明白。

 

2016年10月31日,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做出了最後的判決,湖北比度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廣州若羽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線上代運營的收入全部爲比度克所有,若羽臣還要將剩余沒有賣完且未到期的貨品退還給比度克,除此之外,若羽臣還要賠償約100萬左右現金。而這,也是最終的判決。

 

10.聯合利華和零售商鬧了矛盾

 

事件: 聯合利華漲價引零售商不滿

金額: 無

矛盾雙方:聯合利華、Tesco

結果:無果

 

其實這事兒並沒有鬧上公堂,而是零售商和産品公司撕起來了。

 

2016年,英國脫歐鬧得沸沸揚揚,而英鎊也隨之大跌,別以爲貨幣貶值是政治家的事兒,對咱們的日化行業影響其實挺大的,原因很簡單,原來一瓶洗發水賺5毛錢,現在可能要虧錢賣。


對此,總部設在英國的聯合利華很是憂愁,于是對英國的産品做出一次提價,面對聯合利華的單方面漲價,全球3大零售商之一的Tesco 並不買賬,直接采取了抵制手段:賣完貨不再進貨。

 

好了,去年的官司確實不少今天就給親們扒這麽多了

 

上一篇:第46屆中國(廣州)國際美博會完美收官 開創美業新生態

下一篇:“3.15”被抽檢出不合格化妝品 韓後韓束珀萊雅盡皆上榜

[ 打印本頁 ]   [ 關閉窗口]